首頁 - 學院發展 - 正文

【湖南日報】今年如何引導青少年快樂充實過暑假?

發布時間:2020-09-10浏覽次數:

長長暑假,是青少年豐富課外閱讀、深入開展社會實踐、探索創新創業的黃金時段。

   

“青年處于人生積累階段,需要像海綿汲水一樣汲取知識”“要堅定理想信念,站穩人民立場,練就過硬本領,投身強國偉業”“希望你們紮根中國大地了解國情民情,在創新創業中增長智慧才幹,在艱苦奮鬥中錘煉意志品質”……習近平總書記的諄諄教誨,爲青少年成長成才指明了方向。

   

疫情防控常態化之下,如何引導青少年快樂充實地度過暑假?《湖南日報》特約請專家建言獻策。

构筑多元路径  強化對青少年數字閱讀的有效引導龍念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提倡多讀書,建設書香社會。作爲新媒體時代的新興閱讀方式,數字閱讀極大豐富了人民群衆的閱讀體驗,爲推進全民閱讀與書香社會建設貢獻著力量。當代青少年堪稱“數字原住民”,是培育和發展數字閱讀市場不可或缺的一環,這同時也意味著數字閱讀行業須擔負起引領青少年健康成長的社會責任。

 

最新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數字閱讀行業市場整體規模已達288.8億,數字閱讀用戶達4.7億,其中青少年用戶占比超五成,且以高時長、高頻率、高付費意願傲視其他年齡層。青少年群體本就熟悉和認可數字化的信息獲取方式,對數字閱讀的接納度較高,5G時代的來臨進一步提升了用戶體驗,隨時、隨地、隨身、隨心的全場景沈浸式“e閱讀”又顯著加深了青少年對數字閱讀的依賴程度,一些負面影響也逐漸顯露出來——

   

一是青少年在數字閱讀中容易過度注重即時性的興趣滿足。熱衷追逐各種通俗化、影像化的淺層閱讀內容,如網絡文學、漫畫繪本、短微視頻等。對深度閱讀內容的長期回避,非常不利于青少年全面發展。

   

二是青少年在數字閱讀中容易過度追求碎片化的信息消費,偏重依賴內容提供商的算法推送,忽視主動獲取信息。數字閱讀的內容生産普遍存在信息超載、內容窄化、結構碎片等矛盾現象,內容提供商出于流量需要,更樂于通過對用戶偏好行爲的算法分析,提供跳躍頻繁和舍“面”去“點”的碎片化、零散式數字內容,嚴重阻礙著青少年思考能力的提升。

   

三是青少年在數字閱讀中容易過度強調虛擬的交流互動,忽視融入社會的現實行動。數字閱讀的交互性特征爲具有共同經曆和興趣的人們提供了在網絡世界中交集和共鳴的機會,但也讓青少年的閱讀過程出現遠離現實、以自我爲中心的傾向。當現實世界的交流門檻存在限制,而網絡世界更易于認同並放大用戶的自我存在感和成就感時,數字閱讀在客觀上也容易成爲青少年逃離現實生活的助推力。

   

青少年對數字閱讀的青睐以及其引發的負面影響是互聯網技術屬性之必然結果,對其進行管理與引導不應是“堵漏之舉”,而應提前布局,著力領航定向、完善落實。我們必須認識到,對于那些已經養成健康閱讀習慣和具有獨立思考能力的群體來說,數字技術會爲其閱讀錦上添花;對于尚處于閱讀習慣養成期的青少年來說,對數字閱讀的不當運用很可能就會變成“拔苗助長”甚或“害人不淺”。要做到趨利避害,關鍵還在于深化對青少年行爲特征和數字閱讀技術特性的科學認知,對青少年數字閱讀行爲強化有效引導,讓青少年在數字閱讀中保持思想活力、獲得智慧啓發、滋養浩然之氣,真正做到像習近平總書記所希望的那樣,“像海綿汲水一樣汲取知識”。

   

啓動數字素養提升工程,從源頭上端正青少年的數字閱讀動機

   

數字化時代的閱讀生産,一方面爲用戶提供了更寬廣、更多元的選擇空間,另一方面也對用戶的數字素養提出了更高要求,需要用戶在應對媒介信息時具備足夠的選擇能力、理解能力、質疑能力、評估能力、生産能力和思辨能力。因此,數字素養應當成爲新時代青少年的基本素養之一,要通過數字素養的提升,讓青少年的網絡媒介使用真正成爲他們實現自我全面發展的一種內生動力。

   

青少年數字素養的理想境況是:在面對海量數字化信息時,能夠甄別信息的質量,避免沈湎于娛樂化、碎片化內容,並積極主動借力數字內容賦能現實生活的學習成長。從實現路徑上來說,應該在青少年接觸互聯網媒介伊始就著手培育其數字素養,可通過在中小學增設網絡媒介素質教育課程進行統一科普;同時,數字內容的管理部門和生産平台要合力把關內容,讓青少年有意識地學習並規範媒介使用,帶著批判與思辨的思維進行數字閱讀。

建立閱讀行爲動態數據庫,在技術上引導青少年的數字閱讀

 

對青少年數字閱讀行爲的有效引導,必須建立在對青少年數字閱讀行爲的深刻理解之上。

受載體限制,對紙質閱讀的讀者開展閱讀心理和行爲分析存在取樣難、偏差大、滯後性等缺陷。數字閱讀則有效解決了這些問題,互聯網技術爲記錄青少年讀者數字閱讀過程中的每一個細節提供了技術可能。我們可以通過大數據分析平台,對青少年數字閱讀行爲中的閱讀時長、每日閱讀時間段、點擊閱讀的內容類別以及主動或被動點擊閱讀的影響因素等進行精確分析,建立動態行爲數據庫,並依據所得出的分析結果對青少年閱讀內容、閱讀方式以及媒介使用黏性等提出建設性意見。這既有助于青少年正確使用數字閱讀技術,也有助于管理部門因勢利導充分發揮數字閱讀的正面效應。

   

構建多領域協同機制,在體系上完善青少年數字閱讀內容的立體管理

   

“不積跬步,無以至千裏;不積小流,無以成江海”,閱讀是一個需要付出長期辛勞的過程。青少年所接觸的數字閱讀內容,在個體層面會影響到青少年的價值觀形成,在社會層面則直接關系到民族精神的傳承發展,應通過完善市場機制、加強行政管理、營造良好輿論氛圍等多種方式對青少年的數字閱讀內容進行有效的、常態化的、協同的立體化管理——

   

首先,強化對数字阅读内容的管控与治理。青少年自身价值观尚未确立、判断能力尚未成熟,可以考虑借鉴全球普遍推行的内容分级治理方式,防止其过早接触对其价值观形成有不良影响的数字阅读内容。

   

其次,尊重市場規律,理順數字出版的市場運作機制。對那些文明、健康、有品位的精品內容産品予以資金補貼和稅收減免,對一般性的、同質化的內容産品進行數量管控,對低俗的、有害的産品建立常態化的嚴懲機制。

   

同時,從青少年的閱讀需求入手,堅持“內容爲王”的供給側改革思路。集中優質資源爲這一群體搭建“量身定制”的內容平台,樹立正確內容生産導向,營造生産精品內容的良好産業生態。在對青少年數字閱讀行爲的引導過程中,一定要堅持循序漸進的總體基調,適時順勢地動態調整引導方式,推動形成全社會共同關注青少年閱讀成長的齊抓共管氛圍。

   

實施重點圈層的正向引導,從對象上強化青少年數字閱讀的精准治理

   

青少年群體樂于分享意見和看法,加上數字閱讀媒介與生俱來的交互性,使得青少年的數字閱讀具有很強的社交屬性。同伴之間的網絡分享和口碑傳播,是青少年接觸和選擇數字閱讀內容的重要渠道。這種圈層化的數字閱讀特性,提示我們在爲青少年營造良好數字閱讀環境時,需要統籌實施圈層治理。不能僅僅從個體層面對青少年的閱讀心理和行爲進行引導,更需要從青少年的社交圈層入手做好整體文章。

   

在青少年的閱讀圈層中,個體間的交流行爲和溝通結構同時呈現出中心化和擴散性的雙重特征:一方面,少數活躍度較高的網民占據著圈層的最核心傳播位置,其意見取向對周圍的個體有著重要影響;另一方面,被影響的個體又可能成爲新的意見傳播者,營造出新的互動傳播圈。因此,要對那些具有影響力和傳播力的重要個體進行重點監督和引導,及時助推良性數字內容的傳播,並盡早截斷負面數字內容的擴散。

   

加強版權保護和行業自律,從流程上保障青少年數字閱讀的健康發展

   

由于數字閱讀內容的生産、複制和傳播效率極高,青少年能在短時間內獲取到其感興趣的各類內容並進行網絡分享,這就大大提升了數字閱讀引導和管控的難度。這也提示我們,不能延續只關注生産端的傳統出版內容監管思維,而應結合數字內容的傳播特性、區塊鏈技術發展趨勢等進行全流程監管。

   

一方面,管理部門要進一步加強數字版權的保護力度和考核管理,讓數字閱讀內容的生産和傳播真正做到有章可循,並通過完備的事後追溯制度讓違規傳播不良內容得到應有懲處;另一方面,各大平台開發商和內容供應商應積極組織行業協會制定相關規章制度,以高度的自律心和責任感推動數字內容行業健康發展。具體而言,可以基于主流的數字閱讀平台或終端設備聯合開發分級的“青少年閱讀模式”,通過技術手段限制或隔斷青少年讀者對不良數字內容的接觸,並對深度閱讀等良性習慣予以保護和鼓勵。

   

(作者系湖南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湖南師範大學基地特約研究員)

原文鏈接:https://mp.weixin.qq.com/s/IJJbd-tiG1dHVEFGAfgcug

Copyright ? 2019 533彩票

地址:湖南长沙市麓山南路二里半 | 邮政编码:410081 | 电话:0731-88872389 | 传真:0731-88872389

电子邮件:xw@hunnu.edu.cn   网址:http://www.zhengdaowuliu.com